意甲

地下水保护治理迫在眉睫中央垂直管理呼声再起

2019-08-15 11:54: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地下水保护治理迫在眉睫 中央垂直管理呼声再起

据中国之声《纵横》报道,国家环保部2011年印发的《全国地下水污染防治规划(年)》显示,全国近20%的城市集中式地下水水源水质劣于Ⅲ类。部分城市饮用水水源水质超标因子除常规化学指标外,甚至出现了致癌、致畸、致突变污染指标。地下水源保护治理工作已经迫在眉睫。  但是,有关地方环保部门被地方利益裹挟、无法正常履行职责的质疑声使得问题的解决看似遥遥无期。环保体制机制应该如何改革,才能还我们一个美丽中国?  地方环保部门屡遭质疑  针对潍坊环保局调查结果的质疑集中在:即使没有深井排放案例,不代表地下水污染就不存在。山东省环保厅文件显示,当地的确曾经出现过多起污水、废渣乱排乱放造成的地下水污染情况。《晚报》昨天(19日)报道称,其暗访潍坊市临朐县多家铝材厂,发现疑似排污井塑胶管道连着污水池深入地下,还有员工承认所供职企业存在不同形式的地下排污问题。  民间环境保护组织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一直以来都在收集各地企业超标、违规的记录。  马军:我们没有看到过查实的深井排放案例,但确实看到存在通过渗坑、渗井排放的情况,这会对当地的地下水产生很大危害。特别是在华北地区,包括潍坊也出现过渗坑等排放情况。这样的情况应得到高度重视。  当地的调查还在继续,马军希望社会关切能够倒逼当地给出更加确凿、有说服力的调查结果。  除了山东潍坊,近期多地地方环保部门先后陷入舆论漩涡,从雾霾天气中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地方应急机制,到被企业家出20万邀请下河游泳的浙江瑞安环保局长职责不在己的托词,本应保护环境的地方环保部门却一再被带上行政不作为、甚至监守自盗的帽子,公信力已经降至冰点。  中央垂直管理呼声再起  一直关注此次地下水事件的公益环保人士邓飞直言:地方领导人要最大政绩,企业要最大利润,GDP必然会把他们弄到一起,地方环保局只有顺从,为官商勾结看门望风。他呼吁,地方环保局必须收归中央垂直管理,或交于地方人大直管,抄送两会代表委员,上两会!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王丛虎对此表示认同。  王丛虎:现有的情况显然没有起到很好的作用,地方的制约力量越来越大。所以如果我们有变革,实现垂直管理,不一定达到很好的效果,但是从体制和机构的角度,可能会比现在好一点。  其实,早在2006年前后,当时的环保总局就曾多次明确表示,一直在研究有关环保系统实行垂直管理的问题。此后,华东、华南、西北、西南、东北、华北等6个区域的环境督查派出机构和6个核与辐射安全监督派出机构得以建立,这在当时也被看作是一种折中的方案。  不过,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室主任周宏春看来,多年的实践证明,这些派出机构也难以摆脱地方力量的掣肘。  周宏春:第一,《环保法》规定,地方政府对于环境保护负有法律;第二,成立中心的编制、孩子上学、家庭还是落在地方;第三,任命还是要和地方协调。这都是实实在在的事情。  在这种背景下,沉寂多年的环保系统垂直管理的呼声再次出现。虽然这样的呼声已经持续了多年,但是进展却不尽如人意。查阅资料发现,近年来在环保部的公开表态中,垂直管理的提法已经较少出现。环保部部长周生贤仅在2011年的一篇文章了提出要加强环保区域派出机构能力建设,并肯定了部分省、区关于省内垂直管理改革的探索。  在上个月的2013年全国环境保护工作会议上,垂直管理未被提及,反而就深化审批改革作出了凡是地方环保部门能够管理好的,就大胆下放,不再由环境保护部审批的表态。  实际上,从一开始,有关环保系统垂直管理也有不少反对的声音,比如编制和财政能否保证、获得强势地位后会否带来寻租空间等等。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王丛虎并不认同。  王丛虎:如果把解决地方保护主义造成的环境污染问题放在第一位,显然进行垂直管理要好一点。但如果考虑到可能带来的不确定因素,比如寻租、资金的浪费,包括体制架构的变革,就不一样了。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污染问题给社会、民生带来的巨大问题,这是我们首先的价值判断。  提升执法力度、加大违法成本更为迫切、有效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室主任周宏春补充说,仅有垂直管理并不能解决问题,还需加强组织、制度、执行、政策的上下联动,不一定要搞一刀切。他还强调,短期来看,提升执法力度、加大违法成本更为迫切、有效。  周宏春:环保问题是监督、管理和公众参与。现在的环保投入很多,实际上不是知道不知道的问题,而是想不想做的问题,大棒不能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在最核心的中央政府的定位上,还是应该加大执法力度。  除此之外,多位专家强调了信息公开和社会监督的重要性。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建议,必须推动污染源信息的全面公开,做到信息公开的系统、即时、完整和电子地图式的查询,这样就可以将污染源状况置于公众监督之下,倒逼主管部门严格执法,而且现在这在技术上已经完全可以实现。  马军:提出更加全面、彻底的信息,公开的要求,把监测的数据实时发布到上,不给说情、掣肘、寻租的行为留出时间、空间。

淄博隆胸价格是多少济南隆胸专家解析
郑州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是那家
哪些中成药治疗白癜风疗效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