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炎武战神 第2666章、狂魔陨落

2019-10-12 20:04: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炎武战神 第2666章、狂魔陨落

此刻

凶神般的血狂天,再度崛起。

所不同的是,浑身狼狈,灰头土脸,遍体鳞伤,就连坚硬的皮肉都布满了无数的裂痕,血迹斑斑,看起来惨不忍睹。

可见,灭世泰坦战体并非无敌。

虽然血狂天身负重创,体内狂化邪能暴乱四窜,但他实在是太愤怒了,愤怒到可以无视自身的糟糕境况。两颗充满血丝的巨大眼瞳

,燃烧着熊熊怒火,恨之入骨的瞪着凌天羽沉吟道:“邪魔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原来不过是拼着自身性命与我斗而已,现在恐怕已是油尽灯枯了吧”

不错

此刻的凌天羽像是被狠狠打回原形,再无先前的气势,面色虚白,口喘大气,整个人看起来疲惫不堪,随时都会栽倒下来。

可令人惊异的是,凌天羽并没有就此畏惧,反而显得气定神闲,时不时泛着森森冷笑,给人一种阴谋快要得逞般的感觉。

“父亲,天羽他”凤魔心思慎密,自然察觉到凌天羽的异变。

“唉~原来小兄弟竟然会不惜损耗自身精血,为此换取强大的力量。更不可思议的是,小兄弟竟能有此机缘得到跨境体悟,可真是羡煞旁人。”逍遥魔尊自愧不如的叹道。

“我不管他得到了什么机缘,我们决不能袖手旁观。”凤魔咬牙道。

袖手旁观

现在不是逍遥魔尊他们不愿去相助,只是他们已经油尽灯枯,就连自爆的能力都没有,还能拿什么去与血狂天相抗

而血狂天可不会再给凌天羽任何的机会,强压着体内暴乱狂能,满载着怒火与浓烈杀机,步沉如山,势若奔雷,怒气腾腾的狂冲而来。

纵是血狂天不济,但一身战体依旧强悍霸道,就是魔君强者敢上前挑衅也只会是粉身碎骨的下场,可谓来势凶猛。

“天羽~”

凤魔惊呼,紧扣着心玹,只是爱莫能助,在血狂天冲势下带来的巨大威迫,劲波滚滚涌荡,百里范围内根本无法靠近。

而在劲波的激荡冲击中,显得恹恹无力的凌天羽,随波逐流般,在劲势中摇摆不定,难以立身。饶是如此,凌天羽也没有丝毫的惊惶恐惧,反而一双森瞳变得锐利至极,就像是饥渴已久的猛兽,准备要去品赏美味的食物。

那眼神

让血狂天感到耻辱,感到烦躁,感到愤怒,狂魔意志再度爆发,洪涛怒流般,遮天巨掌,如同黑云压顶之势,暴怒万分的扬空轰击下来。

轰隆~

混沌乱空,扭曲不绝,狂流劲飙,封锁八方百里,厚重如山。依旧是那几乎可以灭世的暴能,凶狠愤怒的逼向凌天羽。

眼见

凌天羽抵着巨大压迫,身形沉沉下降,看起来难受万分。逍遥魔尊他们想要前去相助,可惜威能太盛,靠近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凌天羽命丧毒掌之下。

而凤魔两颗眸子,亦是剧烈扩张起来,整颗脆弱的心,就在血狂天这一掌轰击下来的时候,好像瞬间破碎了。

轰~

威能怒压,凌天羽只觉筋骨好似粉碎,五脏六腑齐碎,一种濒临死境般的崩溃感,可在凌天羽的眼底却显得无比的兴奋,似乎要得就是这种效果。

轰隆~

遮天巨掌,凶猛俱盛,带着可以摧毁一切的灭绝气机,彻底粉碎混沌乱空,凶残万分的一路毁灭爆轰而下,闻着这阵阵轰鸣,都能给人一种心惊肉跳,魂魄欲被震飞的感觉。

然而

就在巨掌即将粉碎凌天羽的那一刻,体内所仅留的最后一丝力量,整个身形突然诡异消失,又像之前那般,消失得无波无痕。

“呃”

血狂天惊愕万分,再次扑空的时候,心底便顿时涌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甚至能够隐隐间感觉到由死亡带来的绝望气息。

下一刻

凌天羽竟是直接透过血狂天的掌劲攻势,欺身而至,瞬息现身于血狂天那充满惊愕与恐惧的面目中,一阵阵鬼魅之气,便跟着迎面扑来。

那一刻

血狂天不知是因为本能,还是控制不住,竟直勾勾的对视着凌天羽那双诡异的眼瞳。顿时像是中了魔咒般,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而凌天羽那两颗忽暗忽明的森瞳,突然耀起一圈圈诡异邪恶的光纹,左眼邪光闪烁,右瞳魔光耀动。两颗诡异邪恶的森瞳,移形换位般不断交换着。

“左为天,右为地。洞悉天机,地窥狱门。左转为生,右转为死,阴阳同济,扭转生死”凌天羽威沉沉的吟道,宛若死亡主宰。

不错

正是阴阳魔瞳,主宰着强大的生死奥义。可在危及生死之刻,夺人精气生魂,吞噬敌手之能,逆死转生,这便是凌天羽最后的超级王牌。

因为血狂天身负巨创,也是他意志最为暴乱的时候,这时候使用阴阳魔瞳夺舍攻击简直就是有如神助。

当然

仅仅阴阳魔瞳的力量是绝对不够的,在血狂天不可自拔被吸引住的时候,准备已久的巫神天书,猛地扬手惊现,充斥闪耀着强烈邪光,阴森森的盘踞在血狂天的头顶上空。

是的

之前凌天羽费尽心思,就是不惜燃烧圣血,为得就是能够震透血狂天的泰坦战体,将诅咒巫力一波波的打入血狂天的体内。而血狂天只知道痛苦万分,体内狂化邪能暴乱,却不知早已被凌天羽的诅咒巫力侵透。

激活

巫神天书猛震,无数诡异森然的邪咒,闪烁着万丈邪光,呈龙卷风暴之势,沿着血狂天的头部瞬间席卷笼罩下来。

接着

那一颗颗诡异的邪咒,如同血溶于水般,毫无阻隔的透入血狂天的体肉着。而蛰伏在血狂天体内已久的诅咒巫力,如同干柴遇上烈火,便控制不住疯狂燃烧起来。

轰轰~

滚滚浩瀚可怖的诅咒巫力,如同致命的病毒,无可化解的瘟疫,疯狂的侵蚀诅咒着血狂天体内狂暴混乱的狂化邪能,整个巨大的身体便剧烈而痛苦的抽动着。

在剧烈痛苦的刺激下,血狂天终于恢复了几分意识,可还没来得及痛苦,定眼看到凌天羽那双闪烁着邪魔光芒的森瞳之时,如同看到通往死亡的狱门,一道手握长镰的森森威影,正饥渴的狞笑着,准备收割着他的灵魂。

“你”

血狂天口唇发裂,突然间好似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巨瞳急缩,惊恐万丈。在那快要凸出眼眶的眼孔中,竟印射出凌天羽眼瞳深处的死亡之光。

那一刻

血狂天只觉心魂好似被利剑刺穿,一股股邪恶可怕的无形异力,带着浓烈的死亡气息,由不得他作出任何的反抗,狠狠钻入他的脑海,侵蚀入他的灵魂。

更要命的是,血狂天竟惊恐的发现,不知何时自己体内的狂化邪能已经乱成一遭,一股熟悉而致命的邪恶洪流,在疯狂不绝的侵蚀吞噬着他体内的狂化邪能。

诅咒巫能

对于血狂天来说并不陌生,只是没想到自己体内竟然会涌入如此庞大的诅咒巫能,而早已失控的狂化邪能,哪能是诅咒巫能的对手

更绝望的是,在凌天羽阴阳魔瞳的攻击下,只觉体内的生命精气与灵魂力量,都被某种邪恶的异力给侵蚀,源源被吸食夺走。

此时此刻

血狂天终于醒悟过来,凌天羽不惜燃烧圣血,不是单纯的为了灭杀自己,而是想要夺舍他的修为。

“不~”

血狂天暴怒万分,发狂叫吼:“邪魔这是本尊辛辛苦苦夺得的力量你不能这么心狠这么卑鄙的将它夺走~”

“不好意思我所失去的所有力量只能从你身上夺回来而你罪恶滔天,我连让你下地狱的机会都不会给你”凌天羽面色冷厉,遍体森酷,犹如主宰生死的炼狱君主,杀气森森,死气沉沉,恐怖的邪恶力量浩浩荡荡席卷笼罩住血狂天。

猛地

连着巫神天书的诅咒作用,生死奥义激发,疯狂而残忍的剥夺着血狂天的生死大权,凶狂无情的吞噬着血狂天体内的狂化邪能,连着他的恶血,生命精气,乃至是灵魂,皆被无情抽离。浩浩荡荡的涌入凌天羽的体内,转化为可吸收力量。

轰轰~

邪波荡漾,延绵不绝,如同烈日般的邪恶光芒,闪耀笼罩着整个魔界天地,彻底模糊了所有魔人的视野。唯独那天地间所弥漫的死亡恶气,凄神寒骨般刺激着他们的心魂。

“嚎~”

血狂天惨痛嘶嚎,绝望万分,心念如死,在各种肉体与灵魂的疯狂摧残下,带给他无尽剧痛。浑身上下好似瞬间卷入死亡洪流中,惊恐绝望的感觉到,体内的狂化邪能不断流失,就连鲜血也被炸开。

而血狂天的灵魂,好似踏入了群魔乱舞的死亡炼狱,四处都是狰狞面相,在冲着他兴奋的狞笑着,准备要品赏他的灵魂。

“不~”

血狂天葛斯底的惨叫着,那扭曲的面孔,顿生求饶之色,完全不顾颜面与尊严的苦求道:“邪大人求求您求求您高抬圣手别忘了,你要对付的还有整个血族,还有血尊这千年来,血尊的修为只怕会更加强大而我身为血族中人,更是深得血尊信赖只要你饶我性命,我定以奴随行,帮你对付血尊”

“呵呵,血尊”凌天羽冷冷一笑,不屑道:“我从来就没把他放在眼里,收了你的狗命,他日我自然会好好拜访他”

“你你这个卑鄙无耻的畜生你一定会不得好死”血狂天凶狞怒骂,咆哮道:“你以为杀了本尊就能一了百了待本尊身死,所有邪禁都会破灭,届时所有魔源都会引向外界,上古封印便无法再镇压邪灵看你还能拿什么去斗”

“谢谢,可惜我要的就是它我还担心它不舍得出来呢至于你好好悔悟吧”凌天羽沉冷道,再度施威,疯狂夺舍吞噬着血狂天的毕生所有。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怎么样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网上咨询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预约挂号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咨询热线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专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