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广东普宁公办教师带编出走巨额空饷上缴教育

2019-07-14 00:28: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广东普宁公办教师带编出走 巨额空饷上缴教育局

插图/杜卉

工资上缴收据陈强摄

邱文权,普宁市燎原镇泥沟初级中学一名普通教师。9月10日,教师节当天,他向羊城晚报透露了一个普宁教育界的公开秘密:当地不少公办学校教师转到私立学校任教,但其编制、关系仍保留在原公办学校,所吃“空饷”定期上缴教育部门。

该说法得到了当地教育局和多位教师的证实,普宁市教育局局长陈哲敏称,此举经过普宁市政府批准,为的是发展民办教育,所缴工资被用于教师培训,但他没有透露被“借聘”的公办教师的人数和上缴工资的总额,并坚称这不是“吃空饷”。

当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学领导透露,今年中考,普宁前3000名的考生中,有2800名来自私立学校,公办、民办教学成绩严重失衡。有市民担心,“穷县办贵教育”让穷孩子靠读书出人头地难上加难。[1][2][3][4]下一页借聘

由于工资仅为私立学校的一半,不少公办教师要么搞副业,要么跳槽去了私立学校

在普宁市当地两个教师交流群里,只要一谈到工资,所有的公办教师都开始“哭穷”。

“我已经教了28年的书,现在每月工资才3000元。”刘老师算是普宁山区镇中小学教师中的高工资者,但他见第一面市就是抱怨待遇低。

邱文权2004年到普宁燎原镇泥沟中学任教,现在每个月工资2000多元,这是其家庭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为了贴补家用,他业余时间搞一些副业:经销电脑、蜂蜜、苦笋、书法作品、鹅卵石足底按摩毯等。

“到私立学校任教,都是奔着工资去的。”教师张英(化名)对自己“改换门庭”的初衷直言不讳:“2005年时,公办学校工资只有八九百元一个月,私立学校当时就3000多元。后来,公办学校陆续提了3次工资才涨到2400元左右,而我现在每月工资有4800元,仍然是我原同事收入的一倍。”

当初,张英从公办学校转到私立学校任教并不复杂。“私立学校少了一个老师,我就去上了一堂课,考核通过后,私立学校校长给了我一张表,我找原校长签字盖章就行了。”她记得,他原来公办学校有100多个教师编制,转投私立学校的有八九人,最早的一个2005年就走了,所以,校长见怪不怪,也没多说。

张英介绍,后来她把表格交给私立学校,私立学校再交给教育局备案,一切手续就办妥了。“那张表格叫借用表格,大意是私立学校借用公办教师,学校、镇教育组、市教育局都同意的。”但她对自己有清晰的身份认定:“我只是人过去了私立学校,身份仍留在原学校。”她最近要评职称,就还是通过原来学校,“私立学校职称没用,跟工资不挂钩,但最终有一天还是要回公办学校,所以不得不评”。

在与私立学校签订合同时,私立学校扣押了张英的毕业证,以及从工资中扣除了2000元保证金。

刘明(化名)2007年从公办学校转到私立学校任教,在原校他也仍然有编制。“编制保留是经过了原学校、镇教育组、市教育局批准的,名义是借聘。我的一切手续都是私立学校帮忙办的,走时只跟镇教育组打声招呼。”他的私立学校聘任合同书还直接写明了“甲方按相关规定为乙方办理人事档案、职称认定晋升,评优、评先。”

“这不是个别公办学校的特殊做法,而是教育局允许如此,很多学校都存在这种情况。”邱文权介绍,当地私立学校“借用”公办教师,并不是最近才出现,已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他一同事转去私立学校,占着编制整整十年了。

羊城晚报采访到了5位教师,他们来自不同的公办学校,其中4位现仍在私立学校,1位重回到公办学校。在私立学校任教最长的达8年,最短的是今年才去。

张英现所在的私立学校初一有100多个老师,20多个是从公办学校转过来的。普宁梅塘镇一公办中学老师说,他所在学校编制50人左右,有7人去了私立学校。普宁燎原镇一所公办教师告诉,他们学校教学任务重,却有2个老师占着编制“跳槽”了,学校不得不请代课教师。前一页[1][2][3][4]下一页上缴

转投私立学校的老师原工资照发,但要上缴,教育局说这些钱被用于教师培训

两年前,张英由公办学校转到私立学校任教,按学校要求,她把工资存折连同密码上缴原学校,学校定期取出打到存折里的工资。她的存折办有短信通知功能,每笔钱进出都可收悉。“今年每月工资2300多元,每月8号左右打到,学校每季度取一次。”

张英展示了她今年以来的存折通知短信,显示每三月被统一取出。但迄今为止,她没有收到过相关部门任何收款凭据。另一位不肯透露姓名的黄老师告诉,他是每季度把现金上缴学校,但“我们缴交的工资是没有任何收据的”。

但也“有的学校不收存折,定期要老师自己交现金上去。”刘明的工资存折虽也上缴学校了,但她没有告诉学校密码,而是办有附属卡,自己取出再定期交给当地镇教育组。“最开始是一年一交,后来变成了半年一交,今年变成了每季度一交。”

据了解,当地镇教育组属于市教育局直管。刘明给镇教育组上缴工资,教育组会出具收据。他提供一份去年月收据,写明“被私校聘教师款”,盖有镇教育组公章。“去年分两次上缴,上半年连同暑假2个月一交,后面4个月一交。”

刘明上缴镇教育组的现金,除了每月实发工资,已抵扣的医疗保险、住房公积金、养老保险得一并补齐。“原来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大概一个月七八十元,而去年又增加了住房公积金,加起来一个月要一百多了。我了解的是,有些镇却不用补齐,太不公平了。”

普宁市教育局局长陈哲敏接受采访时说,普宁市政府为了鼓励发展民办教育,曾于1997年、2002年左右两次发文,批准了公校教师可到私校任教,而编制仍保留。“所有转去私校任教的教师工资,都定期上缴教育局,教育局统筹安排用于教师培训等方面。”陈哲敏说,这并不是“吃空饷”。

按照《广东省中小学教职员编制标准实施办法》(粤机编办[2008]73号),规定:“任何部门和单位一律不得以任何理由占用或变相占用中小学教职员编制。”以个人名义向揭阳市教育局咨询,该局人事科一工作人员说,这样属于占编不在岗,政策不允许这样做。“只要编制占用了,不管用任何方式,都是违规的。即使工资上缴了,这也算是‘吃空饷’的一种。”

普宁全市到底有多少这样的“借用”教师呢?十多年上缴了多少钱?陈哲敏说他并不掌握确切数据。普宁教育局分管人事的副局长15日也告诉,具体数据由该局人事股掌握,但人事股负责人说,需要通过当地秘书才能提供。

在邱文权看来,这是“吃空饷”。“‘空饷教师’开溜赚别的钱去了,其原教学任务却摊给仍在公校任教的无辜同事们,这不公平。”他估算道,假设普宁28个乡、镇(场、街道)每镇“借用”教师20名,全市就560名。“普通公办教师一年工资24000元,那么全市一年上缴就超千万。”前一页[1][2][3][4]下一页倒挂

今年中考,普宁前3000名的考生中九成来自私立学校,公办学校和私立学校教学质量倒挂严重

“我校中考高分率第一”,“热烈祝贺我校同学考上大学”,“数普宁高考,还看(学校)”……

走在普宁市街头,随处可见中小学招生横幅与广告。就连一些偏远的乡镇,也可以看到不同学校的招生广告。打出广告的,均是私立学校。当地私立学校竞争激烈。掌握的最新数据显示,普宁现有私立中小学28所,其中私立小学20所、私立初中5所、私立高中3所,多是近十年才成立的。

这些私立学校收费并不低。如普宁二中实验学校初中部,一个初中生每个学期缴纳的学费4600元、午餐费、晚餐费各800元,如果选择住宿还得缴纳早餐费200元、接送费900元、寄宿费2200元,换言之一个初中住宿生一年需交给学校超过1.7万元。普宁二中实验学校小学部,只是每学期学费便宜了900元,以及不用交晚餐费,一学费用也超过1.5万元。

流沙第一实验小学收费是:一至五年级,教育成本费3500元,六年级教育成本费3700元,必交的午餐费800元;如果住宿,则还需早餐费、晚餐费、接送费、寄宿费2900元。

掌握的材料显示,普宁当地私立中小学收费大体相当,一年算下来的收费过万。而普宁当地的收入水平并不高,普宁市2011年人均GDP仅略超17000元,在全省排名靠后。2011年,当地在岗职工平均年收入为23653元。

不过,当地但凡有点经济基础的家长,都会把孩子送到私立学校。一位公办学校教师,为了让孩子去私立学校读书,把自家房子卖了,住在了学校宿舍里。为什么实行免费义务教育的公办学校还没人要?他说,公立学校教育质量太差了,没办法,不得不把孩子送去私立学校去读书。

接触的多位普宁农村教师,他们都称现在普宁市的中小学,私立学校教学竞争力已超过公办学校的,这些老师都普遍对穷孩子接受优质教育表示担心。某中学领导透露,今年中考普宁4万名考生中成绩在400分以下的多达2万多名,约占七成。而前3000名的考生中,有2800名来自私校,占了九成多。

原标题:广东普宁公办教师带编出走巨额空饷上缴教育局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经济

作者:

前一页[1][2][3][4]

小程序怎么用
品牌策划怎么做,这样做效果更好
微商城平台 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