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补天道 二七九 有高手,如流星

2019-09-16 17:30: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二七九 有高手,如流星

一出出口,孟帅感觉还好。

本来他以为,出现在外面,身临高空,肯定要被剧烈的暴风吹一个跟头,于是早早的以内力护体,琢磨着万一不行,还得躲到其他人的先天罡气里面,但出来之后,感觉到风虽然有,却也不见得如何厉害。

他俯瞰下面,觉得除去了那层玻璃,仔细观察地面,其实离空并没有多高。联想到信鸽飞行高度也不过三五百米,料想他们的高度也就如此罢了,甚至地球上当年也有过八百米的建筑

,这口子开的,远没到人类的极限。

再抬头看向天空,但见头dǐng上有一层薄薄的云雾,似有若无,若不仔细寻找,只能看见一片青天而已。不知这个梦幻般的出口在京城的上空挂了多少年,又闲置了多少年。倘若不是他们一行误打误撞的进来,恐怕真要埋没在历史的尘埃当中了。

巨鸟缓缓降落,落到城外。行宫就在城外,他们从那里来的,自然要回到那里去。

按照一般规则,为表示尊重,要把坐骑停在宫门口,步行入宫,不过这些人当初就是不告而入,可见没尊重皇帝,这回也是直接飞入宫廷,降落在碧波池中琼岛上。

这时的碧波池,与那天全不相同。那天湖上灯火辉煌,火树银花,岸边人影瞳瞳,高朋云集,是皇家气象。而现在的碧波池,只有一片寻常水面,什么灯火、花草、桌椅都不见踪影,更是连一个人影也没有。只有那天晚上被推到湖中的半个擂台静静矗立,这时候看起来,好似一段断壁残垣。

琼岛上一个人没有,几人呆呆的站着,一阵冷风吹来,耳畔好似传来的乌鸦的叫声,嘲讽着他们煊赫的出场。

阴邪花呸了一声,道:“搞什么鬼,我去抓个人来。”

只见他一流黑烟,飞过琼岛,牧之鹿把巨鸟收起,道:“咱们也离开这里吧,不然显得太傻。”几人当下一起越过碧波池,回到岸上。

等他们到了岸上,阴邪花已经回来,提着一个人,乃是一个小太监,被提着瑟瑟抖。阴邪花把他扔下,道:“这里人呢?皇帝呢?”

那小太监牙关打颤,道:“圣上……已经回銮。”

阴邪花道:“回銮?是回到皇宫里去吗?”

那小太监连连diǎn头,道:“是……回皇宫去。”

阴邪花道:“其他人呢?无止和尚和妙太青呢?”

那小太监不解,道:“什么……无止?”他不过一个小太监,地位低下,哪里能説得清楚,除了皇帝,其他的颠三倒四説不清楚。

这时渐渐有人现了这几人。几个看起来比较高等的侍卫太监在湖边围观,却不敢近来。牧之鹿看他们忌惮自己,就知道必定有人认得己方这些人,当下diǎn手指了其中一个领头的侍卫道:“你过来。”

那侍卫服饰甚是华贵,想来是个官,但这些先天弟子不认得官服,也没兴趣知道他是几品。就见他走过来磕头,道:“见过几位前辈。”

阴邪花道:“你倒乖觉。我问你,皇帝什么时候走的?”

那侍卫道:“回前辈,陛下五日前的晚上回銮的。”

阴邪花一算时间,大为不悦,道:“那不就是我们走的那天晚上么?忒可恶我们只不过去龙木观一游,只説去去就回。倘若是三五日不回,皇帝等不得先走了,那还罢了。可是为什么当天晚上就走?一晚上也等不得?皇帝的时间那么急?”

那侍卫道:“前辈,不是陛下不等您,是那天情况危急,有人在黑夜中刺杀陛下。陛下受了伤,不得不走。”

阴邪花笑道:“哦?你们陛下又遭到刺杀了?哈哈,一晚上遭两次,够倒霉的啊。是不是他为人太差,仇人太多,刺杀都要排队拿号的缘故?哈哈哈。”説着出一连串怪笑。

那侍卫听得十分憋气,可也不敢跟阴邪花dǐng嘴,只得低头不语。倒是牧之鹿听出不对,问道:“我记得我们还有两位师兄妹在,有他们二人,皇帝怎么会受伤?”

那侍卫道:“小人当时不在琼岛上护卫,不知道其中情形,但据説那刺客确确实实是在那两位前辈面前刺伤了陛下。其中一位剑客前辈还追了上去,至今未回。”

众人对视一眼,全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之色。在无止和妙太清眼皮底下刺杀成功,这可能是因为两人站得太远,一时来不及。可是刺杀之后全身而退,就是另一回事了。尤其是妙太清亲自追上去,竟也不能擒住,还一路追下去,可见对方的本领。

一定是先天高手

然而是哪方来的先天高手?

如果是大荒来的,那还罢了,总能查到蛛丝马迹,且这几个人基本上代表了大荒的各派势力,倒不虞对方针对他们全体。倘若是俗世来的,那就难説了。毕竟按理説俗世没什么先天大师,倘若有,也是遁世多年的大高手,不知道是哪方势力,是正是邪,到底是为了刺杀皇帝,还是冲着他们这些人来的。

叶孚星等都皱眉——自从他们下了大荒,一路上顺风顺水,也是自大惯了。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肆无忌惮直入龙木观,虽然在龙木观吃了些亏,但也是输给了机关和怪物。他们依旧没想到,会有活生生的对手。

这回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先天高手,倒是让他们提起了警觉。

阴邪花继续问道:“你説妙太清去追人了,那光头无止呢?他去哪里了?

那侍卫道:“那位出家的大师么?皇后娘娘恐怕还有居心叵测的人,求大师护卫陛下。他们一起进京去了。”

阴邪花道:“怪了?皇后説护卫就护卫么?无止什么时候这么好説话了?是不是他动了凡心,拒绝不了美人的请求?那也不对啊,要是他动心,就该袖手不管,等那美人的汉子死了,人不就是他的了吗?”

叶孚星等一起喝道:“阴邪花,不许胡説”那侍卫气得脸色涨红,差diǎn就拔剑相向,只是到底也不敢。

他们都知道,倘若是别人倒也罢了,无止却是个随缘的人,心本善良,又好説话,倘若皇后果然诚心相求,又用苍生安危等大帽子扣他,他必然拒绝不得。除了无止之外,这里没有第二个人会答应这种分外的要求。

叶孚星问道:“既然无止都跟皇后走了,那剩下的几个孩子往哪里去了?就是参加升土大会的孩子?”

那侍卫好容易缓过情绪来,口气生硬道:“都去皇宫了。”

几人对视一眼,都diǎn了diǎn头,牧之鹿道:“既然如此,咱们也走吧。”几人反身上了巨鸟,腾空而起。

等他们走了,那侍卫起身呸了一口,道:“先天大师怎么了,言辞粗俗,用心下流,比市井无赖也不差什么。我去——”只是想到先天大师的威慑力,终究没有敢爆出粗口来。

几人飞出行宫,孟帅本以为他们要直接飞到城中的太极殿下,却不料只飞出去三五里,在京城外就落地。

落地以后,叶孚星道:“没想到皇帝竟然已经进了皇宫,这倒麻烦了。”

玉淙淙道:“是啊。皇帝在京城,这时青天白日的,咱们直接飞去太显眼了。临行之前,掌门特意吩咐,不可过去高调,不可暴露于寻常百姓之前。咱们平时都要趁着夜色行事,难道现在也要等天黑不成?”

孟帅一听,差diǎn喷了,心道:什么?不可高调?你们还想要怎么高调?在皇帝面前肆无忌惮,要怎样便怎样,差diǎn连人家祖坟都刨了。现在但凡有diǎn头脸的人物都知道你们到了,你们还説不暴露?

哪知道除了他心中吐槽以外,其他人竟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都一起diǎn头,纷纷道:“这样进去是显眼了些。”

叶孚星道:“这样吧,咱们一起进去,自然是惹人瞩目,只好分头走,各人走各人的,到皇宫汇合。”

玉淙淙道:“去皇宫之后于什么?”

叶孚星道:“自然是把无止和那些孩子带出来,咱们正事是升土大会,皇帝的死活与我们何于?”

牧之鹿道:“且慢。依我説,这是一个机会。咱们不是要偷出一段时间回山报信么?这一段时间有个空白期,怎么解释我们人在哪里?不如用皇宫做个障眼法。我们假作坐镇皇宫,一方面保证皇帝安全,一方面督促皇帝为升土大会传信天下,再约定一个比较靠后的时间,这样其中的一两个人就可以趁机用这个时间返回大荒了。”

叶孚星眼睛一亮,道:“此计可行。”

阴邪花眯着眼睛,道:“正好我们需要一个理由,名正言顺的从师门请人过来。我们可以把这边的情况説得混乱一diǎn儿,再把那先天高手説得神鬼莫测,妙太清对付不了他,我们都年轻识浅,不能把握局面。因此才请门中长老主持大局,也説得通吧?只有咱们四门,才知道是为了那东西来的。”

叶孚星道:“好极,这样就天衣无缝了。这样咱们分头走吧。一路上小心diǎn儿,别太招摇。”

小儿脾胃虚弱的症状
孩子消化不良会积食怎么办
宝宝不爱吃饭咋办
七个月宝宝消化不好怎么调理
分享到: